• 追说老城传承热话
    发布日期:2019-08-10 10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羊城晚报大型系列报道《行进中国·精彩故事——追寻广州传承之心》在1月14日推出开篇后,引起海内外读者、网友的强烈共鸣,争相发声表达高见。可见,“广州历史文化如何传承”的确是广州人的集体命题,同时,也是集体心结。

  1月14日,广东省委常委、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,会议强调——

  充分挖掘城市文化内涵,传承弘扬优秀岭南文化,创作生产优秀文艺作品,讲好广州故事,不断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

  “我在朋友圈转发了‘追心’报道,结果好多国外的朋友点赞留言,你们这一选题真抓眼球!”昨天下午,广州市民孙先生热情地向羊城晚报记者打来电话,兴奋地告知这一消息。

  在他的手机里,现旅居悉尼的文化人士@若比邻这样写道:“羊晚其实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题目, 如果以北京路为中轴,搞好了,将会为广州旅游事业开创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崭新局面,广州城建面貌将因成千上万慕名而来的新游客而日新月异,更加蜚声海内外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一位从小在广州长大、现旅居美国的陈先生在朋友圈里提出了他的困惑:我只是在中山四路发现了一座城隍庙,没有在北京路看见。北京路指的只是人行专区那段路、用透明罩罩住的千年古道遗址啊!

  对此,越秀区北京路文化核心区有关负责人表示乐意释疑解惑,“这说明,文气浓厚的北京路在海外游子心中的地位十分重,这里的每个细节,他们都放在心上”。

  工作人员解释,陈先生印象中的“北京路”其实是“北京路步行街”,而羊城晚报报道中提到的“北京路”实为“北京路文化核心区”,是广州唯一一个以文化为核心竞争力的发展平台。依据规划,该平台范围是:

  北京路为核心,东起东濠涌(连至二沙岛),西至人民路,北接环市路,南到沿江路,总面积约11平方公里。

  依据规划,北京路文化核心区将呈现“一轴四区”的空间格局。一轴为千年文化轴,包括千年古道遗址、千年古楼遗址、南越王千年宫署遗址、西汉千年水闸、秦代千年造船工场和千年古寺大佛寺,而城隍庙就在这个轴线上,紧邻南越王千年宫署遗址。

  “四区”为古城商贸区(包括“非遗”中心暨大小马站书院街、广府文化博物馆、东园广场、昌兴街、高第街、许地等历史街区);民间金融区(以位于长堤的广州民间金融街为主体);文化旅游区(例如五仙观、六榕寺、怀圣寺、光孝寺、圣心大教堂等历史悠久、地位尊崇的宗教建筑物);沿江商务区从沿江路的天字码头、大沙头码头,到二沙岛的体育公园、宏城公园、星海音乐厅、广东美术馆,水城江岸风景尽收眼底,文化商务气息沁人心脾。

  @澳洲枫哥:广州本是文化名城,它的历史古迹、人文资源极其丰富。然而,广州市民为何痛感其品牌不那么鲜明亮丽,不那么著名响亮?要害在于,广州的著名旅游点分得太散了。五羊雕塑本源于一个十分美好动人的故事,但它却离北京路太远了,像是孤悬于乡下顾影自怜的村姑;三元里抗英胜利,本是广州人民可以永世引以为豪的光耀千秋的史迹, 然而三元里反英抗暴纪念碑是那么斑驳陆离,那么茕茕孑立。每次我回广州路过那里, 我这当兵的眼圈都是红的。

  @丹丹:广州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,在法规制度、组织机构、管理体制以及政策引导等方面还有待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。尤其是广州的社会经济发展成就与城市历史文化保护传承的投入,目前还不完全匹配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没有基层承接部门,人员不足,专项经费欠缺,政府配套制定上也缺乏灵活性,往往不能根据实际需要及时出台相应措施。

 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认为,北京路商业街是广州的一个商业地标,沿线租金高企,人流量高,非常繁华,但旺的是沿街,作为旧城缺乏全面开花的情况。这在很多城市都能看到,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考虑深层次的发展,规划空间采取多种手法。从点到线、再到面、再到里的发展,是未来规划突破的方向。

  胡刚举例说,比如在商业街开发时,结合旧城改造的要求,在沿街空进一段路进去,引导人流,再交叉路口,规划合适的商业长廊和路径引导,沿线和面就自然会活起来。

  北京路还具有其他商业地区无可比拟的文化历史元素,可以和旅游文化结合起来,比如大小马站、古书院和一些宗教场所,可以主打文化品牌,让人们在旅游、购物和享受美食之余,体会到深厚的广府文化。

  此外,北京路附近确实存在很多专业市场,与步行街的商业文化总有格格不入之感。粤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先庆则认为,对于部分低端专业批发市场,迁出是一种转型方式,但对于部分历史悠久、成熟的专业批发市场可采用现代物流、会展、国际采购、电商乃至文化创意旅游等模式进行融合转型为新兴批发市场。

  胡刚认同这种说法,他认为,广州1000多个专业市场一直很“任性”,但反映了广州商贸文化特征,其中很多都是全国、甚至全世界都有名的市场,不能简单一迁了之,需要在旧城改造中全面考虑,比如让其升级成电商平台,周边自然规范整洁。“他们的专业性恰恰反映了广州的原生态的文化沉淀,如果能提升其内涵,专业市场甚至能化身专业市场博物馆,与北京路等商业街文化和谐统一,成为真正的珍珠项链。”

  广州市传统建筑和旧城街巷布局,主要分布在越秀、荔湾、海珠等三个老城区。2011年底,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开展了“广东省岭南特色规划与建筑设计评优活动”。最终,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士何镜堂、华工建筑创作中心副主任张振辉等为主力执行的《广州市越秀区解放中路旧城改造项目一期工程》获得金奖。

  曾有人问:解放中路旧城改造为何取得成功?何镜堂说,跟此前的模式不同,解放中路改造没有开发商介入,政府主导居民参与,政府不求盈利。这个项目,如果要挣钱是做不出来的。

  那么,旧城改造除了设计师的智慧,还需要什么?何镜堂这样回答:还需要尊重历史、保护历史,光靠设计师并不足够。政府的认识和价值取向很重要,就像对待古董一样,懂行的知道是文物要好好保留,不懂的就当作破铜烂铁一样卖掉了。破坏很容易,但文化破坏了就没有了,重建却困难重重。

  据了解,解放中路这三栋获了金奖的改造建筑在原有的规划中,是要推平起高楼的,最后的方案改为保护加更新。对于这种模式,何镜堂认为值得在广州推广,“我认为老城区就应该遵循这种不以经济利益挂帅的思路。比如中山路、解放路、人民路,这些地块都应该整体保护,不能仅仅考虑经济效益。老城核心区保留了广州的记忆,如果一下子盖高楼,就会割断历史,迷失方向,失去根本。引入开发商,必然要面对开发商利益如何保证的问题。旧城改造不宜采用就地平衡经济利益的做法,应该在一个大的地区进行平衡。”

  ◎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杨振宇:传统中轴线对于一个城市来说,无论从建筑学、方位学、规划学还是文化学上讲,都是不可或缺的。它就像城市的灵魂……过去广州对传统中轴线的挖掘具有很大的偶然性,挖掘什么是什么,缺乏规划。在旧城改造中,广州的人民路、中山路部分历史传统街区已不可避免地遭到破坏。为了使广州的传统历史文化不再遭受破坏,对城市传统中轴线的规划和保护以及挖掘迫在眉睫,迟一天对传统中轴线进行规划建设,广州的损失就会大一些。

  ◎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潘忠诚:分析广州城市的拓展历史,轴向发展的趋势明显,南北向的城市发展轴构成了空间布局的骨架和脉络,它们是:位于越秀区的北京路作为古代轴线、起义路作为近代轴线,以及近几年形成的天河珠江新城发展轴线。其中,近代轴线沿线汇集了重要的公共建筑和纪念建筑,自北起越秀山的中山纪念碑,从起义路至海珠广场,其间有中山纪念堂、市政府大楼、人民公园和广州解放纪念碑和公共开放空间,形成广州城市的纪念轴线,集中体现了广州作为南方革命策源地的城市近代发展史。这条传统中轴线是广州古城风貌的核心地段,也是历史文化名城形象的重要标志,体现了古人“负山带海、天人合一”的思想和中国城市建设的传统理念。

  一个城市的历史传统、文化特质、场所意义、市民性及其与自然条件的互动和依存关系,才真正具有永恒的价值和意义,这是广州成为历史名城的根本所在。

  城市文化觉醒甚早的广州,走到今日,遇到不少难题。我们究竟该如何破题?千年羊城文化传承,每个广州人皆有责。关于北京路,您有话要说吗?期待高见!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